京密石大全网

冬日暖意:一壶好茶的温馨

12-22

冬日暖意:一壶好茶的温馨


茶,是既传统又时尚的饮品,它流行了千年,陪伴着人们度过了四季。茶是雅俗共赏的,它既接地气,又为生活增添了诗情画意的美好。


茶之清香与甘美,深受古人的追捧,即使在最寒冷的季节也不例外。而冰天雪地里,烹煮一壶热茶,沐浴在那袅袅飘起的茶烟与香气里,怡然自得,暖身暖心,便觉得,冬天也没有那么恼人了。



当雪花飘落时,温度更低了,此时宅在家里,亦是觉得瑟瑟。


日夕北风紧,寒林噤暮鸦。

是谁谈佛法,真个坠天花。

呵笔难临帖,敲床且煮茶。

禅关堪早闭,应少客停车。

——清·大须《暮雪》


已是傍晚,北风呼啸,气温骤降,枯寒的树林里,连聒噪的乌鸦都噤声不语,仿佛被冻坏了。是谁在讲佛法呢?天上纷纷扬扬坠下雪花,天花与雪花,真个难分难辨啊。大须公在庙里,也是冷得不行,想写字,呵着气执笔,却仍是难以临帖,冷得发抖,敲着卧具,还是煮茶吧,这样能暖和一些。他希望寺庙早些关门,免得来客相扰。在这样的天气里,独自临帖,煮茶,倒乐得潇洒自在。天气再冷,也是不怕的。


冬日,安于家中,不饥不寒,再来一壶热茶,便是幸福安逸的生涯了。


草草漫翁居,心安知有余。

风高收野潦,霜晚足园蔬。

宿火温茶箧,明灯转素书。

御冬无旨蓄,渍药酒盈壶。

——宋·张耒《冬日书事二首其一》


虽然住处简陋,条件并不是很好,但诗人非常满足。北风凛冽,万物萧条,而园子里的蔬菜却十分丰盛。装茶的茶箧总是被火温热,在明亮的灯光下可以看看书。有诗有茶,也很不错了。这个冬天也没有别的储备,不过泡制的药酒却是满满一壶。热茶热酒,可以驱走寒冷了。



茶,不仅暖人,也是芬芳优雅的陪伴。


中宵茶鼎沸时惊,正是寒窗竹雪明。

甘得寂寥能到老,一生心地亦应平。

——唐·司空图《偶诗五首·其一》


深夜烹煮着茶,茶汤沸腾时惊了诗人,他环顾四周,正是夜深人静,寒意凛人,竹林的雪映得一片明洁。只要不怕孤独,耐得住寂寞,这一生也是内心平和,容易知足和感恩的。而一壶热茶,不会让他太孤独。


南宋诗人陆游,在隐居的生活里,同样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和风雅。


落日疏林数点鸦,青山阙处是吾家。

归来何事添幽致,小灶灯前自煮茶。

——宋·陆游《自法云归》


这是他居住的地方,黄昏时稀疏的树林外,飞过一只只寒鸦,青山脚下,便是他的家。从外面回来,什么事情最有趣味呢?当然是在灶前煮茶,热气腾腾的,既解渴解乏,又暖心暖胃,茶香让人沉醉。



而他还写过另一篇煮茶的诗,更充满了生活的欢趣。


夜窗父子共煎茶,一点青灯冷结花。

村落盗清无犬吠,园林月上有啼鸦。


这是乡村一对普通父子的生活画面,很寻常却也很温馨。父子俩在灯下煎着茶,昏黄的青灯已经结着灯花。茶香溢开,他们会聊些什么呢?夜晚是如此寂静,村里没有一声狗叫,有如上古之夜,而月光照耀着的林子里,寒鸦不时啼叫一两声。冬夜是最冷的,然而与家人相守,煮一壶夜茶,其乐融融。


茶,倍受世人推崇,然而它的性情却最平和,沉静。喜茶的人,也多是如此。


车马长安道,谁知大隐心。

蛮僧留古镜,蜀客寄新琴。

晒药竹斋暖,捣茶松院深。

思君一相访,残雪似山阴。

——唐·皇甫冉《寻戴处士》


在车水马龙的长安,戴处士却是大隐隐于世啊。他的院子里,有朋友相赠的古镜,新琴。竹斋晾晒着草药,而松树下正有人将茶捣碎,准备烹茶。阵阵的幽香沁人心脾,诗人来寻访这位处士,看那远处山间残雪,正是山的北面吧。春天还没有来,然而这里却充满了活力和自在。不知诗人会不会羡慕呢?



雪水煎茶,更是一绝。但也并非人人皆能体会这清佳的滋味。


帐窣销金旧党家,未知清处在煎茶。

便应归去烧松叶,细碾枪旗煮雪花。

——宋·姚勉《雪中雪坡十忆》


在旧友家过着喧闹而奢侈的生活,他们却不知道,这世上最清雅的事莫过于煮茶。我应当归去啊,扫了松叶来烧火,煮一壶好茶。志同道合,才是真正的朋友。


有客来临,若不能饮酒,还可以煮上热乎乎的茶款待,比起饮酒,毫不逊色。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

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宋·杜耒《寒夜》


冬天的夜晚,来了客人,煮茶当酒。红红的火苗映照着,壶里的水也沸腾起来了,屋里温暖如春。月光如常照在窗前,但几枝梅花幽幽开了,忽添动人的情致。茶香,花香,月色,在这样的冬夜畅谈,又怎不是人生一大乐事?



茶里的情谊,犹如清茶一般隽永。


自笑初无作吏能,却因作吏远诗朋。

与君交讯欠逢雁,知我怀人独是僧。

客枕梦残听夜雨,乡心愁绝对秋灯。

何时岁老梅花下,石鼎分茶共煮冰。

——宋·徐集孙《寄怀里中诸社友》


诗人自谦本没有当官的才能,却因为当了小官远离了朋友们。想要写信没个寄信的鸿雁,了解我所思的只有庙里的僧人。在外漂泊,每每夜里醒来,听着夜雨声声,乡愁难禁。什么时候才能像当初一样,在那株著花的梅树下,在石鼎里用冰煮茶,分茶,共享年华?诗人盼着那一天。冬日煮茶,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冬天的诗情画意,不仅仅在于梅花或月色,也不仅仅在于雪花或清茶,更重要的是,有人陪着你。


我喜踏探梅溪畔月。

君爱扫煮茶枝上雪。

君遣兴,我心夷。

——元·刘敏中《最高楼·次韵答张县伊》


我喜欢寻梅访月,你喜欢扫雪煮茶。你尽兴,我亦欢愉。互相陪伴着彼此,生活里便总是有诗,有画,有温暖。



冬天渐渐深了。古人的茶香飘遍了冬天,直到春天。


瑞草如梅早占春,谁将龙凤会仙人。

烹来盏内花犹白,浇出胸中不语尘。

——宋·潘牥《茶》


早春茶树发芽,如同梅花一样,驱散着冬天的寒意。此时煮一壶茶,辞旧迎新,茶盏里浮起乳白色的茶花,洗尽心中尘埃,泛出明洁的希望。


冬天过去了。春回大地。那与茶相伴,被茶暖热的冬天,同样成了一段温煦的回忆,萦绕心头,久久不去。那不仅仅是茶香,还有世间最真诚的情意,与对生活的感恩,对岁月的感悟,悠悠不尽,回味无穷。

-作者-

禾雨,喜欢诗词的女子,在四季中寻找一个个美丽的细节,愿时光留下温暖的记忆。

嫩江玛瑙

玉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