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密石大全网

山西男子的崖柏收藏之旅:从卖房到拍卖38万

10-15

2010年前后,一位名叫韩克军的山西小伙为收购“烂树根”,不顾妻子和家人阻拦,将家中的积蓄挥霍一空,甚至卖掉了价值百万元的房子。

然而,十一年之后,当初的“烂树根”却成为了价值连城的收藏品,曾经嘲笑韩克军的人一个个傻了眼。

韩克军收购的这批“烂木头”到底是什么?他与这些木头之间又有着怎样的缘分?

卖房购买“烂木头”

2010年,家住山西平陆县的韩克军再一次与妻子爆发了争吵,起因还是韩克军那个收藏木制品的爱好。

这些在韩克军眼中价值连城的瑰宝,在妻子那里无异于一堆废柴,她常常以“烂树根”称呼它们。

起初对于韩克军的这个爱好,妻子并未多说什么,但随着韩克军在这上面的花费越来越多,妻子逐渐生出了不满情绪。两人之间爆发了许多争吵,可这似乎根本无法阻挡韩克军的收藏步伐。

后来,韩克军甚至不惜花光了家中的积蓄,就连一套单元房也被他卖了出去。

忍无可忍的妻子勃然大怒,两人甚至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韩克军只能表示放弃收藏。

然而,在妻子的怒火消了之后,韩克军忍不住再一次开始了自己的收藏之路。

久而久之,韩克军家中收藏的“烂树根”达到了上万件之多,家里两百多平方米的房子几乎要摆不下,只能存放在地下室里面。

很多人不理解韩克军的做法,为了一堆“烂木头”,毁掉了原本和睦、优渥的家庭,这样真的值得吗?

对此韩克军总会用一句“你不懂”来回应对方。

这样看似有些敷衍、不耐烦的回答,其实也是韩克军的无奈之举。

曾经他也希望用自己的解释来赢得大家的理解,他也试图说明过自己收藏的这些木头的价值,但没有一个人听得进去。

没有人关心他口中的“崖柏”是何物,大家只知道这些不起眼的木头掏空了韩克军的积蓄、逼得他卖掉了家中的一套房。

只有韩克军一个人明白,这些崖柏有多么珍贵。

他收藏的目的,首先是因为确实喜欢,但更重要的是这些崖柏颇具投资价值。

那么,韩克军口中的崖柏究竟是什么来头?

其实,崖柏的来历可以追溯到恐龙时代,是世界上仅存的植物“活化石”。

科学研究表明,崖柏因为富含激活因子,这让它具备极强的自愈力,就算绝大部分根茎枯死,但只要还具备输送水分、养料的能力,崖柏就能存活下来。

正因如此,它才能在悬崖峭壁上生长,这也是崖柏名字的来历。

李时珍曾以“百年不盈尺”来评价崖柏,这形容的是它的另一特性:死去的崖柏历经千百年风雨也不会腐朽。

当然,仅凭这些还不足以让崖柏成为具备收藏价值的木材。

崖柏最具吸引力的就是它的香味,“芳香开窍”、“无柏无檀不成香”,这都是古人对崖柏的赞誉。

现代世界多个科研实验室经过研究也发现,崖柏富含的罗汉柏烯属于挥发性芳香物质,且具备极强的穿透力。

醇厚悠远、芳香馥郁的特点让崖柏成为了在收藏界与檀木、沉香一样的珍贵存在。

不过可惜的是,崖柏本就非常稀少,人们鲜有时间和精力寻找并发掘其价值。

直到1892年4月,法国传教士法吉斯在重庆城口石灰岩山上采集到了崖柏标本,并将其带回了法国。

自此,崖柏逐渐走入大众视野,可很快被砍伐殆尽,并逐渐在中国销声匿迹。

往后的百年时间,多个国家的科学家、传教士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寻找崖柏,最后都无功而返。

因此在1998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正式对外界宣布:“崖柏在中国已经灭绝。”

这是崖柏具备非常大投资价值的一大原因,不过这也造成了崖柏名气远不如檀木、沉香之类的木材有名。

旁人不知道崖柏的潜在价值,但了解内幕的韩克军却十分清楚,自己手下这一批崖柏木料的珍稀。

那么,韩克军又是怎样了解到崖柏、并与它结缘的呢?

与崖柏结缘

在开始收藏崖柏之前,韩克军一直经营着一家农家乐。

韩克军与妻子都是一般家庭出身,对于这摊关系着全家生计的农家乐生意,夫妻俩付出了全部的心血,他们的生意也非常红火。

十几年下来,韩克军夫妇靠农家乐挣的钱接连买下几套房子,在平陆县这样一个不算大的县城中也算得上是富贵人家。

看着眼前这一切,韩克军感到非常满足,内心生出了退隐之意,毕竟这些年的打拼耗费了他和妻子太多时间与精力,也该是停下来享享清福的时候了。

于是,韩克军将农家乐转让了出去,一家人度过了一段十分悠闲的时光。

平日里,韩克军经常和朋友们一起聚会、聊天。

有一次,夫妇二人去一个朋友家里做客,对方向他展示了一件崖柏雕件。

独特别致的造型、沁人心脾的幽香,韩克军的目光一下子就被牢牢吸引住了。

他从朋友手中小心翼翼地接过这件布满岁月痕迹和天然植物纹路的摆件,一边细细端详着一边发出赞叹。

“这是什么木头?”

良久之后韩克军问道。

“柏木,准确来说是崖柏。”

朋友告诉他。

从此之后,“崖柏”这两个字便深深嵌进了韩克军心坎里。

在朋友的介绍下,韩克军认识了一批收藏界、木料界的专业人士。

从他们的口中,韩克军对崖柏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与此同时他内心对崖柏的喜爱也愈发深切。

后来,韩克军终于忍不住从一位朋友那里买下了一件崖柏制品,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一件又一件崖柏雕件被韩克军重金带回家中,起初妻子并没有反对丈夫的这一新爱好,可当她知道这看起来跟烂木头没两样的崖柏居然个个价值成千上万时,顿时怒火中烧,两夫妻之间的争吵从此开始。

不管妻子如何反对,韩克军就是不愿放弃这个爱好。

到后来,韩克军为了更加深入了解崖柏、防止被骗,甚至专门去外地拜师学习了一段时间,回来后他又买了一套登山设备,准备自己去野外寻找崖柏。

妻子见韩克军彻底“魔怔”了,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没有用,索性也只能任由他去。

韩克军野外寻找崖柏的计划当然失败了,毕竟国外的专家学者在中国苦寻多年都未发现崖柏的踪影。

不过,实际上中国的崖柏其实并没有完全灭绝,只是比较难寻而已。

早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宣布中国崖柏灭绝之前,中国的植物学家们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对崖柏的寻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9年10月重庆市林业局传来了好消息,他们在重庆城口县大巴山腹地找到了消失107年的崖柏野生居群。

据专家考察,崖柏的自然居群环境已经处于破碎化状态,这里的崖柏也只是零星的残存在城口县东南部山区,且正面临着灭绝的危险。

对崖柏如此了解的韩克军,自然也清楚崖柏目前面临的情况,所以他给自己立下了一条规矩:绝对不收藏崖柏生料。

崖柏分为生料、老料、陈化料,生料指的是刚从崖柏树上取下来的新料子。

购买这些生料,那就意味着创造了一个市场,就一定会有人铤而走险去砍伐珍贵的崖柏树木。

因此,不收生料一直是韩克军的底线。

11年后“烂树根”价值连城

从2014年开始,崖柏在收藏界逐渐流行起来,一时间成为收藏家们的新宠儿,它在普罗大众之中也有了一些名气。

这时候,韩克军的家人开始有些相信他说的话,并试图怂恿他卖出一两件试试行情。

但韩克军始终不为所动,与崖柏打了多年交道的他,早已深深迷恋上了这种木头,崖柏收藏成为了他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爱好,而不再仅限于投资。

可崖柏的火爆给一些以次充好、假冒伪劣的商人创造了机会。

凭借公众对于崖柏的陌生度,不少商贩开始用其他种类木料冒充崖柏进行销售,一时间崖柏市场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一片乌烟瘴气,连带着正品崖柏的价格也出现大幅降低趋势。

原本两千多的崖柏木雕,在2017年一度降到了50多元。

韩克军的家人对此心急如焚,生怕家里的一万多个崖柏物件全砸在手里,但韩克军却始终气定神闲,甚至趁着低价再次收购了一批崖柏。

他坚定地对家人说:“市场上低价卖出的都是些残次品和假货,我手里的都是珍品,绝不会亏本!”

韩克军预料的没错,崖柏市场在经历一开始的混乱之后逐渐稳定下来,市场对于高品质、好做工的崖柏艺术品仍旧需求量巨大。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大家对于个性化、精品化产品的追求也愈发狂热。

崖柏市场也逐渐走向精品路线,成交量虽然不多,可单个物件的价格都非常高。

此外,崖柏除了外形上的别致、气味上的独特,还兼具医疗保健价值,这让它成为了集把玩、观赏、保健于一体的时尚文玩。

崖柏制品正式进入高端文化大众收藏,引来各大投资机构的争相购买。

在这种大趋势下,韩克军手中的崖柏物件不愁没有市场。

浸淫崖柏木料多年,韩克军在业界已经小有名气,不少藏家慕名而来,想要求购他的藏品。

当年韩克军花6000元买下的第一个崖柏雕件,现在的价值已经翻了好几倍。

韩克军前两年花几千块买回来的一个达摩摆件,转眼间就被人开出了5万元的高价。

他收藏的随便一个崖柏手串,卖出去都是成千上万的价格。

近两年,崖柏交易也开始登陆互联网平台和直播间。

前段时间一个黑骨料崖柏在直播中拍卖时,短短一分钟就突破二十万,最终以38万元的价格成交。

而这样的崖柏,在韩克军的收藏中并不是什么稀罕物。

2020年,广东一位崖柏收藏家以百万元的价格拍卖了一件红骨料崖柏,震惊了整个市场。

类似种质的崖柏,韩克军手里也并不是没有。

这些年韩克军花费重金收购来的一堆“烂树根”,现如今个个都是市场上的稀罕物。

而这样的艺术品韩克军足足收藏了一万多件,其价值简直难以想象和估量。

不过,韩克军似乎一直没有对外售卖崖柏的意思,每逢别人求购他都会婉言拒绝:

“这些崖柏都是有灵性的物件,能否收藏全靠缘分,它们现在都是我的朋友。”

言语之间,韩克军对于崖柏的钟爱显露无疑。

年过半百的韩克军,早已经脱离了投资赚钱的目的,他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与这些崖柏木料待在一起。

为了这些宝贝,韩克军当年也走了不少弯路。

一开始他什么也不懂,见到喜欢的就买,后来有了师傅的教导,加上自己不断的摸索,一步步成为了业内有名的崖柏收藏大师。

现在的韩克军,不管是黑油料、红油料、舍利料,无论年份、工艺如何,只要到了他手里,一眼就能看出价值多少。

在与崖柏多年的相处中,韩克军本人的气质也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过去的他,是一个头脑精明、办事果决的商人,现在的韩克军却显得格外超凡脱俗。

他有着一贯睿智的头脑,做事也一如既往的沉稳,可举手投足之间总能让人感觉到温暖,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

现如今,韩克军每天的生活就是与崖柏为伴。

难能可贵的是,韩克军是一个非常慷慨大度的人,对于自己的崖柏物件,他从来不会藏着掖着,只要有人上门观赏,他总会如数家珍般的向对方一一介绍这些宝贝。

闲暇时,韩克军还经常邀请一些圈内的好友来家中,大家一起喝茶、聊天,共同分享和鉴赏各自的崖柏物件。

韩克军还表示:“现在的崖柏越来越少,精品更是难求,以后有机会希望可以搞个崖柏展,大家都把自己的珍品拿出来,让更多的人欣赏。”

结语

耗费一套房子、上百万价格收购一堆“烂树根”,韩克军的做法在旁人看来似乎愚不可及。

可时间给了众人答案,证明了韩克军的眼光没有错,当初的“烂树根”变成了一个个价值连城的艺术品。

但这对于韩克军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与崖柏相处的过程中,他找到了自己钟爱一生的志趣。

热门阅读

推荐阅读